醉楓尹

[速度松]餘暉

第一次寫松的同人文#
渣文筆請用力批評&小心食用_(:3 」∠)_

「吶、輕松~如果啊,哥哥有天消失了,你會不會發現?」
夕陽下,走在前頭的紅色身影回過頭開口道,輕松愣了愣,瞬間將紅色身影與夕陽的光芒重疊了。
「輕松?怎麼不回答哥哥呢~」
「....有時間想這些不如認真唸書啊!小松哥哥!」輕松回過神後開口,順勢將剛剛的想法甩掉。
「喔呀好兇喔~嗯嗯不愧是輕松。」小松笑著繼續往前走著,「唷吸~回家囉!!哼哼今天吃什麼呢....」
望著前頭的小松,輕松嘆了口氣,在小松發問後,他的心中一直有種奇怪的感覺,希望只是他想太多而已...

隔天早上,輕松吃完早餐後,自然的走回房間門口,手正準備拉開門,空松就一臉疑惑的跟上來,「輕松,怎麼了?有東西忘了拿嗎?」
輕松愣住,手就這樣停在半空中。
「輕松?你是不是不舒服啊?今天要不要乾脆請假?」空松看著他,有些緊張的問。
「...不用了,我沒事。」輕松放下手,轉身下樓,「空松哥哥,你趕快換衣服吧!我出門了!」
空松皺了皺眉,雖然覺得有些不對勁,但仔細想想,輕松是兄弟中最正常的,所以應該不會有事才對,想著想著,他就放下心準備上學了。
放學時段,輕松一個人走在回家的路上。
走著走著,似乎...有哪裡不對?
好像...少了什麼。
「輕松哥哥!」十四松精神飽滿的聲音從身後傳來。
輕松停下腳步,「十四松啊?今天怎麼提早放學了?沒去社團嗎?」
「因為、社長說今天不練習!」十四松跟上他,回答,「而且、今天,怪怪的。」
聽到十四松的回應,輕松眨眼,「的確...你說說看哪裡怪怪的。」
十四松偏著頭想了想,慢慢的開口,「少了一個人!紅色的...」
...紅色。
...一個人...紅色。
輕松呆愣在原地,腦中剩下一片鮮紅,那如同夕陽般的、熟悉的,紅色。
「輕松哥哥?輕松哥哥!輕...」
最後的畫面,是十四松緊張的表情以及驚呼。

猛然睜開眼,輕松直直盯著天花板,還沒反應過來自己身處何處。
「輕松?你現在感覺怎麼樣?」一直守在旁邊的空松緊張的問。
他還來不及回答,眼淚就突然落下。
「欸?!輕松?!我我去叫其他人。」空松說完,匆忙往外走去。
低下頭,輕松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會如此難過。
沒多久,大家都擔心的圍在輕松的身邊。
片刻後,他才停止落淚。
「所以,你為什麼走路走到一半就暈倒了?」多多松問。
「...我不清楚。」輕松愣了幾秒才回答。
聞言,多多松拉了拉十四松的袖子,「十四松哥哥,你知道怎麼回事嗎?」
「欸~我只是跟輕松哥哥討論今天少了什麼啊!」十四松眨了眨眼。
「少了什麼?」空松望向他。
輕松突然抬頭,眼神迷離,「紅色...是他...不見了...」
「是誰?」一松立刻問道。
「小...」他才剛開口,但一個頭痛打斷他的話,接著他又再次失去意識。
「小?那個人的名字有這個字的意思?」多多松看向空松。
空松只能搖頭,表示不清楚。
夜晚,就這樣降臨。

輕松已經這樣一個星期多了。
每次在他想說出那個名字的時候都會暈過去。
其他人十分擔心,卻也無計可施。
「十四松,那天你跟輕松說了什麼他才暈過去的?」與剩下的三個兄弟窩在暖桌邊,空松放下手中的鏡子開口。
正在跟一松一起玩貓的十四松坐好後回答,「那天我告訴輕松哥哥怪怪的,他同意了然後問我哪裡怪,我就回答他少了一個人,紅色的。」
「少了一個人?你在說什麼啊、十四松哥哥?」多多松不解的問,「我們一直以來不是只有五個人嗎?」 在他開口的瞬間,空氣似乎凝結了,如同時間靜止般的寧靜。
「哼、十四松,他們不會發覺的。」一松抱起貓咪,低聲打破沉默。
「什麼意思、一松!」空松皺著眉問道。
「的確少了一個人,你們沒有發現嗎?」一松冷冷的反問。
十四松看了看四周,突然的笑了。
「啊!是....」他才剛起身,下一秒卻像是受到打擊一樣紅著眼眶跌坐在地,說不出話。
這個狀況嚇到了其他人。
「十四松?」
「怎麼突然?!」
「喂...」
就在這時,砰的一聲,輕松猛得拉開門,平時精明的雙眼顯得迷離,像是尋找什麼似的,他的視線不斷飄移,最後停在紅著眼眶的十四松身上。
「...十四松...你有看到他、對吧?」輕松直直盯著他,「告訴我他在哪!」
「....輕松哥哥....」十四松張了張嘴,卻只是喚了聲激動的兄弟。
幾乎是忍無可忍,輕松怒得將門摔上,往外跑去。
被留下來的四人全都愣住了,似乎已經很久沒見到輕松如此激動了。
「十四松哥哥?」多多松望向完全愣住的十四松。
「一松,你和Totty先顧著十四松,我出去....」空松起身。
「空松哥哥,不用去追輕松哥哥了。」十四松低著頭開口,打斷空松的話,「他也過去了,所以、不用擔心了。」
聽著十四松的話,三人最後選擇坐下,留在家裡等待。 低著頭的黃色身影將臉埋入過長的袖子,安靜的任由淚水滑落。
嗯,接下來一定會沒事的!一定....
輕松跑了出去。
他不知道自己為何如此失控,不...他是知道的!因為他、因為那個混蛋...
「該死!」
停下腳步,輕松咒罵著,為什麼還是想不起來!
思緒好不容易整理好了,他漫無目的的走著。
倏地,他回過神。
夕陽的餘暉刺痛他的眼。
『吶、輕松~如果啊,哥哥有天消失了,你會不會發現?』 陌生又熟悉的聲音傳來。
什麼...?
『輕松?怎麼不回答哥哥呢~』 輕松愣住,四處張望。
『....有時間想這些不如認真唸書啊!—!』
那是自己的聲音....?
『喔呀好兇喔~嗯嗯不愧是輕松!唷吸~回家囉!!哼哼今天吃什麼呢....』
回家?那是誰...?
明明是最重要的、那個人...是、
「...小松。」望著夕陽,輕松開口。
紅色的身影,熟悉的笑...
輕松閉了閉眼,「你這個混蛋長男!!!」他怒吼。
「...還以為你想不起來呢...」紅色的聲音在夕陽逐漸落下時出現,「哥哥可是很擔心呢...」
「要說擔心的不是你!是我好不好!」輕松衝上前想拉住他,卻只有抓到空氣,「你...」
小松苦笑了下,「抱歉哪、輕松。」
「你究竟...」輕松不解的望著他。
「...輕松,你仔細聽,哥哥的時間不多了。」小松開口道,「松野家除了你、十四松和一松外,沒有人記得我了,所以我的存在會被抹除,放心啦!你們也會慢慢忘記我的啦!」
「你在說什麼!為什麼你會突然消失!太莫名其妙了吧!」輕松瞪著他道。
嬉皮笑臉的小松怯怯的移開視線,「...我啊!和惡魔的自己做了交易,惡魔的我告訴我、如果可以拿自己的存在來換你們的平靜生活,值得嗎?」
「你該不會...!」輕松錯愕的開口。
小松沒有回答,而是靜靜的望著他。
「...果然、你是個人渣!混蛋!」輕松怒罵著,強忍著不讓淚水落下。
「抱歉...」
「廢物白痴智障...」
「真的抱歉....」
「為什麼不消失的徹底一點!」
「對不起...」
餘暉如血般的紅,天色漸漸暗下。
「輕松,我啊、不會後悔哦!無論幾次,哥哥都會做同樣的選擇。」紅色的聲音漸漸變得透明,「所以啊、雖然很對不起,但還是請你好好照顧大家囉!」
夜,降臨。
「...你可以再混蛋一點!這次我絕對不會忘記你!小松哥哥...」輕松咒罵著,即使那個人消失了,他也絕對不會承認...因為,他最怕的是失去他的存在。
因為害怕失去,所以、他死也不會忘掉那個傢伙!那種感覺...太痛了,痛到、不願再次體驗。
抬眼望向星空,輕松不自覺的笑了。
真是的!混蛋長男、你可留了個爛攤子給我收拾了呢!下次見面,一定要好好揍你一頓哪.... 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回到家的輕松不意外的被兄弟們擔心的話語淹沒,他嘆了口氣後向他們開口,「抱歉,讓你們擔心了,我沒事。」
「真的嗎?你在找的那個人...」空松仍然擔心的問。
「沒事了!」快速打斷空松的問話,輕松直接走進起居室,「 啊啊好久沒有這樣運動了,今天晚餐吃什麼呢~」
被留下的四人聽到他一如往常般的聲音,立刻跟了上去。
「 媽咪!今天的dinner是什麼呢~」
「臭松吵死了!閉嘴!」
「唔哇!好痛阿痛松哥哥....」
「晚餐!吃什麼?吃什麼!」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End